公告版位
☆小說"風靈語"連載正式開跑!預定周更,詳情請見小說首頁中的公告喔_9/16_ ★小說"風靈語"設定進入完善階段,努力要把序章生出來OwO_9/9_ ☆開學極度忙碌中@@抱歉喔_9/6_ ★某璃搬家(重整)中,有些凌亂還請見諒!_8/23_

風靈語  


 

 

雲軒晴走得挺快,不久我們就停在一處玻璃門自動門前。

  這是個我以為在未來兩年之內,都不會有機會來到的地方。

  「進去吧。」雲軒晴彷彿不覺得有什麼奇怪,拿起手機,嚴格說來是手機裡的學生證,就要往一旁的感應器放上去。

  「等等!雲軒晴,這裡是大學部的餐廳,你拿高中學生證怎麼可能……」

  我盯著真的就這麼打開的門,驚愕的把剩下的話語給忘的一乾二淨。

  「走吧,等等一併和你解釋……別又擺出那副臉!」

  「你最好給我老實招來,雲軒晴。」

  我警告性的對他說。

  掃了一圈看了看裡頭的人數,我從口袋裡拿出眼鏡帶上,踏入幽靜的餐廳裡。

  大學部餐廳果真名不虛傳。整體色調偏向溫暖色系,氣氛舒適,冷氣溫度也調得剛剛好,據說還是全年恆溫。雖說全校都是中央空調,不過總時常常發生在出風口的學生嫌太冷、坐在門邊的學生又說太熱的狀況。

  座位區甚至還顧及學生隱私,有開放性的大空間,也有用廉子隔起來的半開放小型空間。

  我和雲軒晴走向自助式餐檯取餐。既然都跟著進來了,我也不會拘泥於那些繁瑣的規定──倒不如說我從頭到尾都沒注意過學校有哪些規定,要不是沒有證件進不來,恐怕我會常常溜進來吹冷氣睡午覺也說不定。

  沿路充滿淡淡的食物香氣,勾起我原本被餐廳前的廣大人群給消磨到所剩無幾的食慾。我自認原本食量沒有很大,但是走向座位區時,我才發現不知不覺竟也拿了滿滿的一整盤食物,不禁有點心虛。

  我看了看走在前方帶路的雲軒晴,手上的兩大盤食物堆得跟小山一樣高,甚至一盤還有幾根麵條垂在盤子邊緣晃啊晃的,,另一盤則是搖搖晃晃的,害我很擔心那座小山會崩塌,發生土「食」流。

  無言了一陣,我頓時覺得相比之下自己實在是太客氣了,眼前這人根本毫無羞恥心吧……

  「宇翎哥!這邊!」

  我回過神來,望向前方的沙發區。雲奈芳正坐在其中一張長沙發上和我們招手。另外兩名也在沙發區的學生也轉了轉頭,看著我們走過去。

  ……我說奈芳,你非得這麼顯眼嗎?學長姐們都注意到我們了欸。

  我看向那兩人,正準備低頭對同伴的吵鬧表示歉意時,卻看見其中的學長向我點了點頭,坐在一旁的學姐則是露出微笑。

  我有點僵硬的向他們點了點頭,強迫自己的眼睛盯著前方雲軒晴的後腦勺,決定等一下一定要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可不會天真到認為大學部的學長姐看到學弟妹,都會表現得這麼親切熟稔。他要是不給我解釋清楚,我一定會從我現在目光正看著的地方,不客氣的給他敲下去。

  「呃……宇翎?為什麼我覺得我後腦涼涼的?」

  前面傳出有點疑惑的聲音,不過他的腳步沒停。

  「因為我正想著要怎麼朝你的腦袋下手比較好。」我冷冷的說。

  「哈…哈哈,沒什麼。」

  我環視了周圍一圈,發現環境並不吵雜,並不會對我造成過大的干擾,因此我伸手將一直塞在耳中的耳機,收進了口袋裡。

  走到了雲奈芳那裡,我不客氣的在她身旁坐了下來,並在雲軒晴也想擠到我旁邊時,用眼神狠狠掃過去,明白的告訴他:自己找另一張沙發坐。

  他乾笑了兩聲,坐到對面學長的旁邊去。

  對面的人吹了一聲口哨。

  「哈哈,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把雲軒晴吃的死死,你還真有一套啊,學弟。」

  我看向坐在對面的兩人。

  剛才開口的那位學長,他的外表是一種很陰柔的形象,柔順的黑色長髮在後面紮成馬尾,但銳利的劍眉卻讓人不會錯認他的性別。那雙深沉的黑眸仿若一潭深不見底的池水,令人摸不清他在想什麼。

  我不禁暗暗對他防備著,這個人的外表很容易讓別人放鬆戒心,但是要是招惹到他,絕不是個好易與的角色。

  而學姐的樣貌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是東方人。她的皮膚白皙,擁有很漂亮的碧色雙瞳,大波浪捲的頭髮則是褐金色的,看起來很自然,應該是天生的髮色。不像一些人總喜歡把自己的頭髮染成稀奇古怪的顏色,而過了幾個月,頭發稍稍長了一些,就會看到髮根露出原本的黑色,視覺效果實在不怎麼好。

  剛剛因為學姐是坐著,遠看沒怎麼注意,現在一坐下來馬上就發現,她的身材可堪稱是惡魔等級,我想肯定很容易在路上被陌生男性搭訕。那動人心魄的樣貌、豔麗的外型,彷彿一朵帶刺的美豔玫瑰,一被勾住神魂就會被吃乾抹淨。然而她的表情卻很溫和,碧眸中流露出和善。

  我直覺的認為學姐比學長更令人安心。

  即使如此,我依舊禮貌性的向開口的學長點了點頭。

  然後我低下頭,快速的把盤中的食物掃進胃裡。雲軒晴見到我開始進食,再看看他面前的兩座小山,吞了吞口水,也忍不住對其中的食物進行掃蕩。

  我和他吃飯都算快,當我拿起餐巾紙抹去嘴腳殘存的醬汁,他正好把最後一根麵條吸進嘴裡。

  我放下了手中的紙巾後,沉默,等待他的解釋。

  一時間沒人開口,氣氛變得有些尷尬。

  「宇翎哥,你別這麼生疏啦,這是我和哥的熟人。」

  在之前就先吃過的雲奈芳首先打破沉默,開口向我介紹起兩人,「這位是大三的學長,安威霖。」

  「學弟你好,我是安威霖。」他向我伸出手,友善的對我微笑。

  然而,我沒有理會他伸出的手,只是微微點頭,「安學長你好。」

  詭異的沉寂在空氣中蔓延。

  他把手縮了回去,笑容變得有點尷尬,卻沒有露出不高興的神情。

  我微微的瞇起眼。

  好沉穩的心性,這個人,輕忽不得。

  「啊……宇翎哥,你別這樣啦。」

  不太知道我習性的雲奈芳,見到這樣的情景,頓時有點著急。

  雖然雲奈芳平時就像我的妹妹一般,但是因為我是先認識雲軒晴,所以他反而比較知道我的個性。畢竟一開始見到雲奈芳,就已經把她的身分定位為朋友,之後又都不在同班,因此她反倒沒什麼見過我對待陌生人的一面,還以為我是情緒不開心。

  「學長,抱歉……宇翎他不太喜歡和別人有肢體上的接觸,連我也是。」雲軒晴聳了聳肩,「剛才找他過來時,就因為我想拉他過來,結果就被他瞪,超恐怖的,差點沒被他的眼光凍死……對不起、對不起,我什麼都沒說。」

  我收回視線。

  「原來是這樣,那是我冒昧了。」安威霖笑著說。

  我搖了搖頭。

  「啊,那表示他不介意喔。」雲軒晴再度插話,「他話不多,對不認識的人有點冷淡而已啦,所以……」

  「不代表我是啞吧,雲軒晴。你現在是自願當我的發言人嗎?」

  我再度看向他,逼他直視我眼中流露的不滿。我相信他能夠理解我的意思:你是叫我來這裡幹嘛的?到現在都沒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對你認識的學長學姐沒有半點興趣。既然你可以代我發言,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人了?

  「沒…沒有啦。別這麼急嘛,等等會好好解釋的,拜託你別再這樣看我啦!」雲軒晴有點慌張的揮了揮手,向我說道。

  「噗哧……」

  我們同時看向忍不住笑出聲的安威霖。

  「對不起,軒晴你這樣子的表情實在太少見,忍不住就笑出來了。」

  「學長!連你也這樣嗎!」雲軒晴抓了抓頭。

  「抱歉抱歉。」

  學長說完後,看向我。

  這次,連學姐和雲軒晴也都注視著我,看著他們,我不知道他們眼中到底期待看到我做什麼反應。

  接著,四周再度變得安靜無聲。

  「啊──我受不了了啦!」雲軒晴抱住頭叫出聲,「我早就說過了吧,學長。」

  「看來是呢。」安威霖無奈的笑了。

  ……

  你們兩個現在一搭一唱,難道這樣我就會懂你們在幹嘛?

  就在我露出不耐的情緒,正忍不住要問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再不說我真的要走人的前一刻,雲軒晴眼明手快的拉住我的袖子。

  「宇翎,他是安威霖。」他看著我,眼神很認真。

  我皺眉。

  「我沒癡呆,五分鐘前才聽過。」

  「哥,你可以放棄了。宇翎哥對學校事務完全沒在關心的啦。」雲奈芳忍不住開口,解答我的疑惑,「安威霖是學生會長的名字,宇翎哥。」

  「喔。」

  「大學部學生會長,兼任華央自治會總會長。」

  「嗯。」

  「可以說是我們學校擁有最大權力的學生。」

  「原來如此。」

  「現在正坐在你面前。」

  「是,我沒瞎。那麼,是否可以進入正題?請問學生會主席的安會長,找我這個普通的高二生有什麼問題嗎?我自認在學校還算規矩,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行為足以引起您的關注……噢,如果是關於曠課次數,請恕我無法每次都依照請假規定流程,那繁瑣的程度已經超出我的接受範圍。」

  我說完,環視了一圈呆掉的眾人,沒有鬆開緊皺的眉。

  我轉向一旁有點呆滯的雲奈芳,「喂,怎麼了嗎?」

  四周被完全的寂靜所籠罩。

  我不明白,這是怎麼了?我說了什麼嗎?

  「宇翎……你真是……」最快反應過來的,還是與我最熟悉的雲軒晴,「就算是滿含挑釁的字句,從你嘴裡說出來怎麼會這麼理所當然,該說這就是你嗎……」

  安威霖學長在驚訝後也馬上回過了神。畢竟身為學生會主席,一直呆愣著成何體統。我看見他的雙眼看向我並露出愉悅的神采,忍不住一陣惡寒。

  「哈……哈哈哈,學弟你真是太有趣了。在看過很多人知道我的身分後,不是害怕的跑走、就是堆起微笑的開始諂媚,你這樣的反應讓實在是太令我驚訝了,剛才一時失態還真是抱歉。」

  「關於請假程序,我會在下一次校務行政會議上,向校方提出更改的建議和企畫申請,有結果後再通知你。」

  我盯著據說是學生會長的人,無語。

  看我毫無反應,也沒有說什麼,反而舉起了手,向我介紹在另一邊的女性,也就是那名身材火辣的學姐。

  「這位是碧翠絲‧懷特,今年剛升上大一。」

  「嗨,你好喔學弟。」碧翠絲向我眨了眨那水靈的碧眸,溫和的打了聲招呼。

  「你好,懷特學姐。」

  「咦?學弟你叫名字就好了,我不習慣認識的人叫我的姓氏啦。」

  「好的,碧翠絲學姐。」

  碧翠絲有點苦惱的抓了抓頭,「學弟你不用這麼拘謹沒關係啊。」

  「我想這就是學弟的個性吧,別勉強他了。」安威霖又轉向我,「我想,你可能也不知道,碧翠絲之前還是你們高中部學生會的會長。因為今年順利升上華央大學,所以接下來會直接接任副會長職務。」

  我點了點頭,看了看碧翠絲學姐有點害羞伸出的手,握了上去。

  不只安威霖學長,連雲軒晴和雲奈芳都睜大了眼睛。

  「哇原來宇翎你是見色忘友?還是對女性有特殊待遇?」

  我送了一個白眼給雲軒晴,說:「學姐人很好,不像你動不動就黏上來,很煩。別把我和你齷齪的思想混在一起。」

  「咦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我哪裡齷齪了?」

  雲軒晴整個人從沙發上跳起來,手抓著頭髮,就差沒把那頭黑髮撓成鳥窩。

  「學弟,為什麼?你的反應還真得很出人意料呢。一般來說,別人看到我都會覺得親近好相處,看到碧翠絲就會覺得是個火辣卻帶刺的美女才對,你怎麼反而完全相反?」

  「……」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內心話,於是沉默的看向雲軒晴,沒想到卻看到他坐了回去,還抱著肚子縮成一團不斷抖動,一看就知道是在忍笑。

  發現我的目光,他掩飾不住笑意的聲音傳來,「沒關係啦,學長對自己人很好,你可以說出真心話,不用擔心被他砍了,不然我就自願給你凍死……哈哈……」

  於是我的視線轉回一臉期待的表示「我洗耳恭聽」的、據說是權力很大的傢伙,把說出來可能會被退學的隱憂拋到腦後──反正到時後可以拉雲軒晴當墊背──心情有點複雜的開了口。

  「呃,怎麼說,這只是我個人的感覺啦。學姐雖然外表很艷麗,衝擊力比較強沒錯,可是周身的氛圍讓我感到很舒適,大概是個溫和且沒有心機的人吧,很像是鄰家大姐姐般,如沐春風……雖然和外表極度火辣有點微妙的衝突啦。」

  我頓了一下,瞄了一眼學長,發眼他眼裡閃動著越來越詭譎的光芒。我拿起桌上喝到一半的無糖綠茶,輕輕啜了一口,然後繼續說下去。

  「至於學長,外表比較柔和,可是看著你的眼睛,讓我覺得……嗯,假設有人惹到你,學長大概很擅長用外表削減敵人的防備之心,再用什麼技策把對方整的生不如死,還不知道自己惹到誰……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哈哈哈,安威霖學長,我就說過吧,宇翎他的直覺超厲害的,才不會被你騙到呢。」雲軒晴向我眨了眨眼。

  安威霖學長雙肩垂下,像是受到了什麼打擊一樣。然而不久他又抬起頭來盯著我,眼裡有著熱切的光芒。

  「學弟,介紹一下你自己可以嗎?」

  我不解,直覺大概沒什麼好事,但是又不得不開口。

  「高中部二年B班,冷宇翎。」

  「啊這個可以我來,冷宇翎,今年15歲,國小三年級突然轉入,是超級聰明的跳級生,國小一二年級都沒念……啊啊啊你別捏我!」

  我鬆開了手,卻改扯住了他的領口:「雲軒晴,我怎麼都不知道原來你還對我做過身家調查?」

  我眼裡閃動危險的光芒,透過眼境的視線,緊盯著把我學歷記得清清楚楚,還隨意告訴別人的傢伙。

  安威霖學長連忙站起來,說:「學弟,你等等,是我請他幫我查……」

  後面的話語,我沒有聽清楚。冰冷隨著血液在我體內擴散,蔓延到四肢。如果說他真的對我調查,那……

  我感覺到安學長和碧翠絲學姐僵住身體,但我沒有餘力分心去注意。

  如果、如果雲軒晴他……知道了話,那、那我……

  「啊!宇翎哥,對不起,因為以前哥哥是班長,所以有班上同學的年齡資料而已啦。然後你們就一直同班,所以才會知道這件事情的。」

  雲奈芳感受到我是真的動怒,趕緊上前來說明原委。

  我愣了一下,不自覺的鬆開了手。

  原來……是這樣的嗎?

  我對於現狀有些茫然。

  「嘛,就是這樣子……拜託你別緊張好嗎,都認識這麼久了,哪會不長眼的去碰你的死穴?」雲軒晴說著,看向站在一旁的安威霖學長,「所以說,學長學姊你們也見識到宇翎生氣的氣勢了,所以就奉勸你們別去干涉和調查有關他的事情了,好嗎?」

  雲軒晴,你在說什麼?你是在說人話嗎?為什麼我聽不太懂?

  「我知道,可是必須要有生平資料才……」

  聽到「生平」兩字,我猛的回頭看向出聲的人。是誰?有誰想要去調查我的生平資料?究竟是誰?

  我的腦子一片混亂,眼前的景象發黑,四周的聲音越來越模糊,彷彿離我越來越遠。

  雲奈芳解釋的話語還閃現在腦海……

  雲軒晴的保證也還迴盪在耳邊……

  我的生平資料……

  我的過去……

  這到底是……

  聲音模模糊糊的在我耳邊回響。有什麼聲音……

  「宇翎!」

  我一個機靈,眼睛重新聚焦到前方,忽然看見雲軒晴放大的臉。

  「你……你離我那麼近幹嘛……」

  我吐槽的聲音比我所想像的還要微弱。

  「宇翎?你還好吧?」雲軒晴看起來真得很緊張。

  「我?我沒事……」

  然後,我發現問題在哪了。雲奈芳抓住我的一隻手臂,雲軒晴的雙手則按著我的肩膀。而我半跪在地上,手裡緊抓著安威霖學長的領口,而他整個人跌坐在地板上,望向我的目光中不復我稍早見到的冷靜與算計,而是滿含著震驚和…畏懼?

  我有些驚疑,然而再度定睛一看,學長的眼中已經恢復冷靜,黑眸平靜無波。

  「這是我……?對不起,情緒有點失控,我……」

  我一邊說,急忙想站起來。不料卻一陣頭昏,重心一個不穩就要往後跌。

  一隻手從旁邊穩穩的扶住我,讓我維持住身體的平衡,才沒真的倒了下去。

  「軒晴,我沒……」

  「你有事,我帶你去保健室……不准拒絕!」

  「宇翎學弟……」碧翠絲有點擔心的開口,卻也不好留住已經拖著我往外走的雲軒晴。

  我試著掙扎了下,發現自己真的有點無力,手腳不太聽使喚。而這一動作,結果就變成雲軒晴和雲奈芳兩個人一人站一邊,把我架出去。

  我看向從原地站起來,將目光投向我的學生會長。

  然後,我看見他的嘴在動,彷彿在說著什麼。

  距離很遠。

  然而,拔下耳機的我,卻聽得一輕二楚。

  「我用自己的性命與榮譽發誓,絕不會調查有關你的一切。」

  他的眼裡是再真誠不過的承諾。

  「還請你加入我們學生會,宇翎學弟。」

 

 

 

第一章 完


回應0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望永恆★璃真 的頭像
星望永恆★璃真

虛幻與真實的境界線

星望永恆★璃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