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小說"風靈語"連載正式開跑!預定周更,詳情請見小說首頁中的公告喔_9/16_ ★小說"風靈語"設定進入完善階段,努力要把序章生出來OwO_9/9_ ☆開學極度忙碌中@@抱歉喔_9/6_ ★某璃搬家(重整)中,有些凌亂還請見諒!_8/23_

風靈語  




 

第一章

 

 

  

  「宇翎!」

 

  剛走到教室門口,就看到裡頭有個人興奮的揮舞著雙手,同時高聲叫著我的名子。四周的同學聽到都不禁轉頭,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往後退了兩步,抬頭,看了看班級名稱。

 

  嗯,二年B班,沒走錯教室。

 

  「欸你那什麼表情阿!和我又同班又不是什麼壞事對吧?嘿嘿。」

 

  他一臉呆然的抓著頭傻笑。

 

  我面無表情的走到自己的座位,放下背包,拉開椅子坐了下去。

 

  「你看我們多有緣,今年又在同一班!」

 

  「是阿是阿……從國小四年、國中三年到高中了,真是孽緣。」

 

  我扳起手指,一年一年的算起來,不知不覺從認識他開始,也過了八年了。

 

  「啊?」

 

  我看著他又愣住的表情,忍不住抿嘴偷笑起來。

 

  他叫做雲軒晴,我們從國小時期就是同班同學了。說起來我是國小三年級才轉入他們班級的,班上同學都認識得差不多了,原本都已經做好要自己一人度過這段時間的心理準備,沒想到有個笑個傻傻的傢伙自己跑來了。

 

  而當我認真的問他為什麼要來和我搭話時,他義正嚴詞的拍著胸脯說,他身為班長,協助新同學融入班級是理所當然的,還向我保證絕對會好好照顧我,讓我哭笑不得。

 

  後來,我還認識了他的妹妹雲奈芳。

 

  雖然她的年齡和我差不多,只差了不到一年,但是她總是把我當作另一個哥哥般,讓我有時候都會覺得自己在不知不覺間認了個乾妹妹。

 

  她比她哥哥還要細心許多。常常會看到雲奈芳吐槽雲軒晴,雖然是某種程度的責備,卻不傷和氣,又能達到提醒的作用。

 

  看著他們兩兄妹拌嘴其實是件很有趣的事情,雖然有時候會忍不住覺得其實雲奈芳才是姐姐。

 

  雲軒晴就是這麼一個神經有點大條,還會粗心到把自己的內衣塞到妹妹衣櫃裡的人。但是不可否認的,他在辦事方面很有自己的一套,工作上絕不含糊,是個能讓任安心並拖付信任的人。

 

  但是私底下呢……

 

  「啊!老哥你又在傻笑了!」

 

  從門口傳來的聲音,毫不留情的指出這名據說「頗為可靠」的同學,現在臉上的表情有多白癡。

 

  這位女性綁著雙馬尾,爽利的把抱在懷裡的一疊資料放到講桌上後,朝這裡走來。

 

  敢這麼對在校內其實頗有威望的雲軒晴說出這種話的人,毫無疑問的就是他的雙胞胎妹妹──雲奈芳。

 

  「早安,奈芳。」我朝她揮了揮手。

 

  「咦?宇翎?」

 

  她的視線從軒晴轉移到了我身上,似乎很驚訝會看到我。剛剛走進來的時候似乎有看見自己哥哥在和什麼人搭話,但因為要抱著整疊厚重的資料而沒有特別去注意,反倒忽略了這個熟人。

 

  「怎麼又和我哥同班?你還真是不走運啊。」

 

  「喂!死奈芳,你這樣說你哥啊!真是吃裡扒外……」

 

  雲軒晴默默的到角落畫圈圈,可是我和奈芳都認識他這麼久了,沒有人去理會他的自作自受。

 

  「妳今年在哪一班?」我隨意的問。

 

  「我在A班啦。」

 

  雲奈芳有些蹩扭的說出自己所在的班級,然後低下頭。

 

  而我看到她的反應,才發現自己問了什麼。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看著低著頭,卻忍不住用眼角餘光偷瞄我表情的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我們學校是按照暑假期間舉辦的學年測定成績,做為下學年分班的主要依據。主要分為A到F六個班級,由A班為最高分者一直往下編班,而F班則是不及格的學生名義上的班級,雖然學生們根本沒在上課。

 

  而在這之中,奈芳所在的A班,就是最好的班級,擁有較高等的資源。

 

  我們學校的校風自由,高中部的學生事務基本上都是由大學部的學長姐們來籌組,並由高中二三年級學生所組成的學生會辦理,校方很少介入。然而身為A班學生總是會有一些特權,同時也更有機會接觸到管理層面的事務工作。

 

  有些A班學生常久以來在這樣的環境下,產生了對他人的優越感,進而濫用其所擁有的特權,欺壓其他較為弱勢的學生。這樣子的情況,造成了一些學生對他們的不滿和敵視,儘管不是整個A班群體都有這樣的行為,但人們總是容易以偏概全,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在這之中又屬F班的抗爭最為嚴重和蠻橫。F班學生原本就是些因為不怎麼念書而遭到歧視性編班的人,對優異的A班本身就存在一種敵對心理。再加上他們通常沒有人管束,行為放蕩不羈,每次發生較為嚴重的傷害事件幾乎都和F班脫不了關係。

 

  我想,身為A班的雲奈芳,處境很是尷尬。畢竟自己的哥哥和我都是非A班成員,儘管我們都知道她不是那種人,面對我們還是有一種淡淡的愧疚和不知如何是好的情緒吧。

 

  「啊!老哥你終於憂鬱完了喔,那幫我把那一疊紙發下去好了。」

 

  ……好吧,可能要除去她哥,只對我有這種情緒而已。

 

  「怎麼這樣!沒良心的妹妹。」

 

  「也不想想自己的樣子,怎麼看都沒有身為哥哥的自覺,你還好意思說啊。」

 

  表面上這樣拌著嘴,雲軒晴還是走向了放著資料的講桌,雖然嘴裡依就咕噥著抱怨的話語。

 

  「宇翎哥,剛剛的、呃……」

 

  支開了哥哥,她有些尷尬的回頭面對我,繼續剛剛未完的話題。

 

  沉悶的氣息在我們之間的空氣緩緩蔓延。

 

  我從不是個多話的人,多數時候我偏好沉默以對。然而雲奈芳是朋友,如果不好好解釋,很可能會造成誤解。

 

  「妳別在意那種小細節了,我和軒晴都很了解妳的為人,別為這種事煩惱。」

 

  「嗯……嗯。」

 

  「怎麼了?還是這副表情。」我不解的問。

 

  「就是……我不能理解,明明就比我聰明的,為什麼你會在B班?」

 

  我看著有點激動的她,啞然失笑。有人替我感到不平應該是要高興的吧,只可惜這樣的結果就是我自己希望並造成的。

 

  不過這樣子的話當然不能直接告訴她,所以我只能編了個理由。

 

  「沒什麼,考試那天身體不太舒服,所以早退了,最後的自然科沒有考而已。」

 

  「請假的話應該可以補考的啊,你沒有接到通知嗎?」

 

  「奈芳,我什麼時候說我請假了。」

 

  我苦笑。學校的請假程序複雜到我寧可直接曠課。說到底我就是個怕麻煩的人,能走捷徑我就絕不走正道,這或許是從小在分秒必爭的環境裡養成的習慣使然吧。

 

  奈芳不是不知道我的個性,但是一時衝動忘記了還有這樣的可能性。

 

  「你連考試都不請假,直接蹺課啊?」

 

  她難以置信的瞪著我,彷彿要把我燒穿一般。

 

  我聳了聳肩。

 

  「不舒服還搞那麼麻煩,學校難道不覺得這對病人是種很不合理的事情嗎?」

 

  「唉,你這副德性還是老樣子呢。」

 

  解決完那疊厚厚白紙的發放工作後回來的雲軒晴聽到我的話,無奈的瞥了我一眼。

 

  無心再多談這個話題,我開口問了他那是什麼資料。

 

  「喔,好像是和額外的夜間進修有關。」

 

  「夜間進修?那是什麼東西?」

 

  他的回答只讓我更加疑惑。我可從來沒聽說過我們學校還有夜間部,就算說是從今年開始的新制度也不合常理。畢竟華央的性質有點特殊,算是公私立合辦的一所學校,內部交予學生的自治權又頗大,因此提出的新決策在多方立場的干預下變得很難通過。通常到了開始實施前,消息早已都滿天飛了。

 

  我雖然很少去打聽這些事情,但也不至於到連新制度都沒聽說吧?

 

  「可以多修點學分,早點畢業的樣子。」

 

  「這什麼時候有的事?」我狐疑的問。

 

  「什麼…時候?咦?你不知道嗎?」這下反倒是雲軒晴一臉訝異的望向我了。

 

  ……好吧。或許我的消息比我自己想像的還要封閉。

 

  「宇翎哥,是這樣子的啦。好像以前就有夜間部了,可是今年才開始收日間部的學生,讓一些想早點畢業的人去額外進修。」雲奈芳回答了我的疑問。

 

  「可是為什麼我從來沒聽說過華央還有夜間部?」

 

  「我們也是今年才知道的啊,就是因為要招收普通班學生,所以才會公開夜間部的存在。」她聳了聳肩。

 

  「……沒事幹嘛隱藏夜間部啊,搞的神秘兮兮的,這樣是會比較好招生喔。」我無聊的吐槽了句,但是在了解情況下的現在,也不會多去追究,畢竟校內事務可不是我管得到的部分了。

 

  我一邊看著手裡的申請表,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奈芳,A班的妳為什麼會跑來B班發資料?這種東西通常都是廣播讓本班學生去領取,不然就是由學生會來發的吧?」

 

  雲奈芳白了我一眼,「你都講出來了,還那麼驚訝做什麼?」

 

  「你加了學生會?」我有點訝異的開口問。

 

  今天才開學第一天,雖然學生會的招生確實很重要,A班又是重點網羅目標,但是這未免也太快了。除非是某些特定的內定人選,像是學年測定總成績排名前幾名的優等生,可能在成績公開後不久就會收到學生會的邀請。

 

  然而據我所知,雲奈芳的學年測定結果確實優異,被分到A班實屬應當,卻也沒有達到個位數名次的恐怖成績。

 

  收到我疑惑的視線,她有點不好意思。

 

  「那個啊、其實,你知道……」

 

  「奈芳。」一直在一旁的雲軒晴,忽然間打斷他妹妹說到一半的解釋。

 

  「時間差不多快上課了,妳也不好在開學第一節就遲到吧。」

 

  我皺了皺眉,轉頭正準備開口,卻看到雲軒晴的臉色不太好看。

 

  於是我將已經到了嘴邊、表示不滿的話語吞下了肚,回身有點抱歉的看著雲奈芳。

 

  雲奈芳的目光看著她哥,原本微笑的表情變得空白。

 

  「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她轉身,綁得稍低的雙馬尾在她身後畫出漂亮的弧度。她向教室門口走了幾步,卻又像是想到什麼一般的頓了一下。

 

  「但是哥,你知道不可能持久的。」她輕聲的說。

 

  然後她邁開腳步走了出去,再沒有回頭,留下臉色變得更沉的雲軒晴,以及對於狀況一頭霧水,什麼都沒有搞清楚的我。

 

  接著,上課的鐘聲打響,雲軒晴沉默的回到座位。

 

  而我來不及詢問他,只能懷著滿腹的疑惑,迎接這一學期的第一堂課。

 

 


回應0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望永恆★璃真 的頭像
星望永恆★璃真

虛幻與真實的境界線

星望永恆★璃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