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5.png  

(圖非自製,請勿盜用)

這些日子來,本就喜歡皺緊眉頭,抿緊嘴唇的會長將唇抿得更緊了。 

「會長…」 

半響,會長才從文件堆裡抬起頭,眼神淩厲地掃向在門外躊躇不敢靠近的某成員。用眼神表示「有什麼事」。 

「用餐時間到了…」 

仍是無視了某成員半響,會長才放下手中的筆。毫無表情地正視著已不知所措了的成員。 

就這樣僵持了許久,直至星野副會長遣開那個隊員,自己端著仍保有余溫的粥走到會長面前,這件事才算完。 

每天都最好只喝粥或者可適量選擇些較軟的食物,這是醫療部隊長最後叮囑的。 

於是,這幾天成員們都忙壞了… 

因為,指揮部的伙食一直是相當差的。而這伙食差於其他隊伍的原因,也和成員們的懶惰脫不了關係…… 

從另一面說,雖然大家都很喜歡隊長,平時也都敬他,但我知道那也只是因為他那孩子的可愛的外表和天才的屬性罷了。工作,還是基本都不會動的,競爭力也總是提不起來,成員們也總是很懶。有時甚至懶到了連維修申請都不願花費心思去做。 

於是,長年累積下來,最直接地導致了食堂的炊具的損壞。用損壞了,甚至是覆上了黴菌的炊具調煮出來的食物,都是難以入口的。但儘管如此,我們也沒有做出任何善後行動。 

最後,到了現在,再申請維修經費是很複雜,很困難的。 

但有一天,我們的所作所為不僅暴露了,還引起了一陣“改革風潮”。 

那源自於某天一成員將隊長那份特別從別處弄來的清粥與指揮部裡“出產”的白米飯搞混了。並直接到送到了會長的面前。那時,會長咽下第一口後,便沒再碰過那碗硬得像豆子的米飯。 

「這怎麼這麼像我們今天吃的那個呢…」 

突然,門被撞開,一個成員慌忙地沖了進來。將手中的瓷盒猛塞給那個成員,「你拿錯了!這個才是會長的…」

那成員驚異地掀開蓋,看著其中熱氣騰騰的粥。 

當然,這些都被會長收在了眼底… 

時間就這樣靜默了,最後,一個極其沙啞而且低得像夢中囈語一般的聲音傳入了成員的耳中。 

「我不喜歡搞差別待遇。」 

當兩個人回頭時,辦公桌前已沒有了人,只剩下了一碗僵硬的白米。 


自此以後,每當成員將稀粥送到會長室時,幾乎都找不到那個小小的身影。而在某一固定時間,又會出現在食堂。 

我仍記得,會長第一次來到食堂時其他人的表情。 

無視了我們的驚異,會長只是看著髒亂不堪的房間皺眉不語。隨即在某個成員身邊坐了下來,當時是嚇得那個成員連臉色都青了。 

但是,我是知道的。當會長坐下時,有意控制了自身實力造成的冰冷氣勢,調節到了周圍人能適應的程度。 

仍是不語。 

過了半響,負責伙食的才反應遲鈍地將一碗稀粥端了上來。 

那粥很稀,味道疑似黴變了的荇菜。但會長還是一口氣咽了下去,就像,他那晚灌下的烈酒一樣…… 

連續幾天過後,每日每餐都是稀粥或者淡湯。 

成員們都日益消瘦下來了,甚至到最後都沒有精力巡邏。 

指揮部本來就是與戰鬥部隊和做巡邏警備的隊伍。手中掌著城市的安危,工作也總是最繁瑣的。因為體力的不支,所以沒過多久,各處守備的紕漏就都顯露出來了。 

直至一次巨大的失誤使的外頭的混亂侵入了城市周邊,造成了建築的破壞和二十多名學員的負傷。其中指揮部成員的負傷人數居多,且都較嚴重。 

為此,會長花了許多時間與精力,才將這件事情處理妥當。 

當他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會舍,經過我們的身旁,看都不看我們那詢問的眼,輕輕閉上眼眸,靜默地走開了。那無奈而又令人捉摸不透的神情…是自認倒楣呢,還是失望呢,或者說是對我們這個無可救藥了的隊伍的歎息呢… 

我們從未見過這樣的會長。 

但就因為如此,指揮部總算開始有了動靜。 

因為再喝稀粥喝下去,成員遲早會受不了。且除需要保護好咽喉的會長外,其他負傷的人也大都不能吃些難消化的東西。 

所以,第二天,整個團隊開始忙活了起來。 

我們花了三周的時間批取了維修經費—— 

花了五天的時間重新維修了食堂與隊舍—— 

花了三天的時間做了一個整體的掃除—— 

花了一天的時間整頓了用餐禮和食堂規則——因為那個小小的會長仍是每天都會光顧那雜亂散洞的食堂。 

所有的一切都算完工了,成員都顯得十分高興。首要是因為整頓完的第一天會長走進來時的那一抹笑意;其次是,我們感覺到了,自己其實並不比別的人差。畢竟其他分隊要花上數周才能練成的默契、與習慣其遵守守則,我們僅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做得很出色了。

 

最後,我們第一次感受到了,原來良好的風氣也是很讓人身心愉悅的啊。

 


推圖08.p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望永恆★璃真 的頭像
星望永恆★璃真

虛幻與真實的境界線

星望永恆★璃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