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06.png  

(圖非自製,請勿盜用)

又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自那個的年幼的會長繼任以來,學生會逐漸變得團結一致,從厥落不振的風氣轉向了所有人眼中那個體系最完美,最和諧,會貌最佳的團體。 

且年來,這個組織的優秀功績無數,功彰顯赫,引得無數學生望而起敬。 

而接下來的,則是某個不知名的指揮部成員記錄下來的成長史的一小部分…… 




年久失修的庭院裡…… 

我們學生會指揮部成員,也就是會長直屬部的成員及星野副會長邀來的幾個分隊的成員圍坐在一起,大多人已醉得不行。這時,新的會長已上任有一些時間了,但風氣仍是十分渙散。 

「你們真是沒用啊,才喝了這麼一點酒就都醉成這樣了!」

我看向那個說話的人,他應該是戰鬥部隊的隊長吧。 

…… 

「有什麼了不起的 

有人嘀咕著,所有人都不甘地垂下腦袋,因為這是事實。 

「拼酒的話我們的隊長也很厲害啊!」不知道是誰冒出來這麼一句話,旁邊的隊員們也就跟著鬧了起來 

「就是就是!絕對不會比你差的!」

「那個天才?他看上去可不像是個能沾酒的人啊?」一開始說話的戰鬥部成員只是輕笑,不理睬我們。 

…… 

突兀地,一個好強的聲音響起「我以整個指揮部的名義保證,我們說的絕對不假!」

各部隊總是有互相競爭的心理,指揮部和戰鬥部也不例外。更何況平時戰鬥部都聽著指揮部的命令,此時想要贏過的心態也漸漸激起了現場的氣氛。而指揮部沒有隊長,因為最高執行者,就是會長以及副會長,因此拿指揮部當擔保,也就是拿會長來擔保了。

「是啊,沒錯!」

「以指揮部的名義!」

所有人都跟著附和了起來,我看著他們毫不臉紅地吹著牛,心裡明白,他們只是好面子而已。其實會長是不會喝酒的,這是已經公開了的秘密。 

而見此情形的那名成員也有些失了底氣,「那就叫他來比比看啊!」 

 

「哼,你怕了?」一個隊員有了自家成員當後盾,不客氣了起來。

 

「你還不信嗎?都說了,我們用指揮部的名義擔保!」另一個隊員站起來,拍著自己的胸脯。說得十分自豪。 


「指揮部的名義,麼。」 

我怔了,這個聲音,無疑是我們那位天才會長。 

原本興致正高漲的隊員們立刻冷了下來,集體愣愣地看著剛批完文件靠在會舍門框旁的那個銀色的身影。

本以為會長會和從前一樣,大罵我們一頓,或者罰我們打掃會舍啊,面壁思過啊什麼的。但今天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皺緊了眉頭。 

「千葉會長 

踏出搖搖欲墜的門,會長沒看我們一眼,徑直向戰鬥部隊長走去。直至來到他的面前,坐下。 

然後,向他露出一淺笑。

 

這一笑讓所有的成員甚至是副會長都愣了……有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片刻之後,會長仍沒說什麼,只是拿起面前的彫金邊的酒杯,毫不遲疑地送進嘴裡。 

看著會長倔強的臉,大家都顯得十分糾結,仿佛是想要道歉,又像是要上前制止。但到最後,誰都沒有說些什麼。從頭到尾看著他漲著臉,皺著眉頭將清液灌下,樣子像是難受。 



聽說,那一晚會長因為戰鬥部隊長的一句笑語嗆到了喉,立刻被送回了房。 

於是,會長特有的那個寢室一晚都充斥著嚇人的咳嗽聲。到淩晨的時刻,才稍微靜了些。 

第二天會長還是去了醫療部。 

而醫療部隊長的結論就是,會長的咽喉和氣腔都處於發育狀態,因為那酒太過於毒烈,會長又不懂品酒,恐怕已經損傷到了喉道和聲帶。所以她的意見是,讓會長近期不要開口。 

我知道,那可是連隊上最會喝酒的人都不敢亂碰的酒啊 

就是這樣,會長三個月沒和我們說過話,連正眼都沒看過我們。 

並時刻渾身散著冰冷的低氣壓,使我們難以靠近。

 


 

推圖05.p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望永恆★璃真 的頭像
星望永恆★璃真

虛幻與真實的境界線

星望永恆★璃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